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九回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天冷忽然下起暴雨

今早我又在六點多就自然醒了,隨意吃了豆漿麥片和蘋果,就拿著昨天領到的臨時護照和臨時住宿證明單,帶上申請表格去了出入境局,準備申請最後一關的簽證。

因為是流程的最後了,心情其實輕鬆許多,昨晚還跟堂弟約定了今天和他女友到校內食堂一起吃午餐,想說交完相關證件應該就沒事了。

去了入境局,我直接到16號窗口找他們的領導。

“我家裡有急事能請你幫忙以急件處理嗎?”
“你機票買了沒?禮拜幾的機票?”
“星期一下午。”
“不行,我們最快也要星期一下午四點半才可以取件,你去改機票吧。”
“如果星期一早上行嗎?”
“不行,星期一下午是最快了,你去改機票列印機票訂單再和所有文件一起交上來吧!”
“好吧。”

我當下立馬用Skyscanner把機票票價比了一回,問了邀請單位代辦的旅行社有關馬航的票價,因為遺失護照當下沒有立即通知馬航取消機位,所以機位已算是誤機了需要補誤機費用和改期費用,一共是920人民幣,和Skyscanner顯示最便宜的東方航空機票票價差不多,而且時間上又比較恰當,凌晨機、早上到也安全一點,於是決定委託旅行社幫忙預訂機票,借用了堂弟的支付寶付費,速速又到對面酒店把機票給印出來。

拿到16號窗口旁的詢問處窗口時,負責的年輕官員檢查了我繳交的文件,發現臨時住宿證明上的護照號碼是遺失的護照號碼,她請我再到派出所去重新申辦一張。此刻我一臉驚慌失措。

“但是我機票已經買了,一定得星期一拿到簽證。”
“這不可能,你星期四才能領。”
“但剛剛你們領導答應我星期一能辦好,還請我把機票印出來。”
“哪位領導,男的女的?”
“男的那一位。”

她回頭去問了問。

“你現在還是必須得去請派出所更改成新的護照號碼,你改了馬上再過來,我們還是星期一辦給你。”
“哦,好的,那我現在馬上去辦。”
“你等下直接過來這裡,我們午休到一點半哦!”

我說當初情急之下,警察在鍵入護照號碼時,還問了我是不是新護照裡所標識的舊護照號碼,我還說是,壓根兒不知道,原來臨時護照有新號碼,而號碼是以迷你白孔出現在本子上端的,實在非常神隱。

20180413_081959

20180413_162237

我立馬以跑馬拉鬆的速度直衝地鐵站,再從二號線一路狂奔向十號線轉乘至國權路站,心想這下沒辦法與堂弟和他女友一起吃飯,也沒辦法一起吃他推薦學校食堂裡的小籠包了,他剛剛還微信讓我十一點半在校園等他呢。

“我覺得我去不了了,有點問題,你們吃吧。可能明天才跟你們吃。”
“啊真的嗎你那邊什麼問題?”
“因為臨時住宿證明沒有登記到新護照號碼,現在又要回派出所去,登記了再回到出入境局。”
“好像重新走一遍。哈,明晚我不得空。”
“那你幾時的空再吃一次飯吧!怎麼可以不跟你女友吃到飯呢。”
“哈哈哈,我覺得禮拜或禮拜一晚上應該可以。”
“好的,沒問題!”

到了國權路站,我繼續跑了一段路,抵達五角場派出所時,看了看表,還好是十二點之前,我拿了號碼牌心急的等待著。輪到我的時候,窗口接待我的是一位女警員。

“我之前遺失護照申請了臨時住宿證明,但是護照號碼寫錯了,可以請你幫忙更改嗎,我有點緊急。”

我拿了臨時護照給她,她從電腦裡打開資料庫,嘗試在資料庫裡更改我的護照號碼,但此時電腦卻響起了出錯的聲音。

“我可沒有權限幫你改呀。之前幫你處理的是哪一位,男的女的呀?”
“是男的,坐在那個窗口的。”
我指向最角落的窗口,此刻的窗口沒有坐著任何人。

她回頭去問了後面的女警員。

“你等到一點半再回來讓他處理吧!我改不了。”
“現在不能先幫我改嗎?我有點急,出入境局請我改了馬上拿過去申請簽證。”
“沒辦法啊,你得等他回來才能幫你改。先去吃飯再回來吧!等下我讓他先處理你的。”
“那我就坐在這裡等他回來吧!”

女警員也就沒再理我,此刻的我實在坐立難安,最後決定出門去吃個午餐,找來找去也沒想吃的,最後到對面去印了剛剛請旅行社幫忙更改了護照號碼的機票,又回到了窗口前空等待。直到一點半,我拼命左望右望,窗口卻始終沒人回來,最後受不了便站起來問了問那位女警員。

“我現在能更改護照號碼了嗎?”

女警員又回頭問了後邊的女警員。

“他今天休假啊,我剛不是說了嗎?”

女警員開始有些內疚的替我打了通電話給另一位警員。

“你再等個十五分鐘,那位警員在外出勤,十五分鐘才會回來。”

我看著手錶心底超著急,但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繼續等待,心裡默默盤算著待會兒還是打滴(搭德士)過去出入境局吧,直到女警員交班準備離開。

“我等下找的是男警員嗎?”
“對的,年輕的那一位,戴眼鏡的,你不用找他,他會來找你的。”

真等了足足十五分鐘,一位男警員回來了,但他卻一點也沒有想要理我的意思。我心想大概就是他了。

“是你可以幫我更改護照號碼嗎?”
“是啊,這就幫你辦了啊。”

他連我的護照都沒拿,我心想他要如何幫我辦啊,忍著一肚子氣把新護照拿給他,他愛理不理的拿了我的新護照,打開電腦資料庫,此時卻又再次出現剛剛的出錯聲。

“我也改不了啊。”

這簡直讓我快瘋掉了。

“那你幫我辦一張新的吧!我急著得今天拿到入境局去申請簽證的。”
“開據證明得由他來處理。”

他把我扔給隔壁還在處理他人住宿證明的男警員,那位警員卻說你得再等十分鐘,我處理完這個才能幫你。

“不行,能請其他人幫忙嗎?”
“你讓他幫你辦吧!”

他又把矛頭給指向了身後的一位男警員,終於這位警員打開了電腦資料庫,敷衍的幫我重新辦一張臨時住宿證明,我還千交代萬交代一定得寫上新的臨時護照號碼。

20180413_155433

波折重重的領到臨時住宿證明後,我打開了這幾天替我指引路線的高德地圖(應用程式),準備用它的打滴功能搭德士過去,填了電話號碼卻還是無法使用,當下我只好再次不顧形象的跑向稍有些距離的地鐵站,再花了一小時搭地鐵衝向上海科技館站的入境局。

從一樓跑向三樓的接待窗口時,我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見了剛剛負責的年輕女警員。

“我來了,這些是申請簽證的文件。”
“哦,是你啊。”

心裡默默祈禱,但願申請的文件別再有什麼差錯了吧。

“好的,你到旁邊那個窗口去吧!”

女警員帶我到另一端的窗口,跟另一位警員稍微交代了一下,他很快的開了張單據給我。

“星期一下午四點半過來,到一樓大廳付費後取件吧!”
“好的,謝謝你!”

我超級感動的拿著申請簽證的單據,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那時候差不多是下午四點,我坐在等待區讓自己喘口氣,心想還好他們履行了承諾。

待心情緩和之後,我慢慢地搭著地鐵回到我入住青年旅舍的江灣體育場站,心想待會兒再到之前吃蔥油拌麵的麵店好好來一頓午晚餐吧!走出地鐵站時,卻忽然下起了大雨,雖然距離麵店還有一段路,我心裡卻執意要到那裡去吃麵,於是任性的冒著大雨直奔麵店,抵達麵店鞋子也濕得差不多,但那當下我也只想著吃些東西暖暖胃。

“除了蔥油拌麵其他都是湯的嗎?”
“你只想吃乾麵嗎?吃辣嗎?可以試試點蔥油拌麵再加些辣肉澆頭啊。”
“恩,還是來碗蔥油拌麵加青菜和煎蛋吧!”

20180413_171154

就這樣,我沒敢嚐新的點了之前試過的蔥油拌麵,這一次盛上桌的蔥油拌麵特別香特別溫暖,因為阿姨還多遞上了一碗紫菜湯,我一口一口的慢慢吃著蔥油拌麵,這裡的麵條因為是手工麵所以別好吃,那一種幸福感也實在是前所未有的。

20180413_184008

吃完準備回家時,外頭下的雨更大了,撐著傘走回家,因為雨太大路上根本沒什麼人,但我還是執意的繼續走回去,直到回家時全身也濕透了,但這感覺再糟糕也比不上不見護照那一刻糟糕了,所以一切還好,我立馬上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臨睡前開了瓶之前買了卻沒心情喝的青島啤酒來喝,這感覺真好呢,今天總算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Advertisements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八回

2018年4月12日 星期四 天冷帶有些毛毛雨

早上醒來時依然是鬧鐘未響的六點多,一顆梨子下肚之後,我泡了杯昨天在沃爾瑪超市買的豆漿和麥片當暖胃早餐,然後背上筆電,盤算著去了附近派出所後可以直接帶筆電出發到馬來西亞大使館邊辦公邊等護照辦好。

跟著高德地圖(房東蝦寶推薦的實用地圖)來到附近派出所想申請暫時住宿證明,拿著地址給警察看,結果他說我找錯了地方,得到五角場派出所去申請,於是我又繼續走了一段路到五角場派出所去,我把昨天在包裹上拍的住址出示給負責警察說想申請臨時住宿證明,他一臉嚴肅。

“我遺失了護照,現在住朋友家,想申請臨時住宿證明。”

“你申請臨時住宿證明得用臨時護照和戶口本啊不然怎麼申請”

“我臨時護照還沒拿啊,而且也沒有戶口本,能不能先申請呢?”

“當然不能,你一定要拿臨時護照過來,再把戶口本或是合同一起帶過來。”

我沒有繼續哀求,認命的離開派出所,跟蝦寶要了戶口本,她卻說自己也是租房的沒有戶口本,只有租房合同,我說沒關係那至少還有個證明,我明說的告訴了剛剛警察的要求,請她中午借我合同去申請臨時住宿證明,還好她欣然答應了,謝天謝地自己碰上了個好房東。

20180412_102849

20180412_102906

20180412_102858

20180412_104025

所以我臨時決定還是先走回家去等房東回家吧。一路上繞過綠樹成蔭的街道,還繞進了菜市場看看,這裡菜市場還算挺乾淨的。我最後走到了之前吃蔥油拌面的麵店,這次很果斷的打包了南瓜粥和青菜,想說待會兒回家當午餐吃了再出發吧。

回家後,我拿出剛剛帶出門卻沒用著的筆電,準備繼續寫稿,拿出電腦開機時,天啊!為啥熒幕遲遲都不願出現!驚呆了!難道我的筆電在這種時候壞了嗎,實在是一整個狀況連連的。關了又開開了又關,筆電只有開機聲屏幕上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最後我放棄了,又再一次的認命,我說老天可能是太疼我讓我歇歇別再寫稿了是吧。這下可好了,我筆電裡還有些重要照片呢,有點納悶又有點無語,還有一版餐廳採訪稿沒完成呢。

20180412_114950

此刻又實在閒不下來,午餐時間未到餓都還沒餓就把剛剛的南瓜粥給吃了一半,然後蝦寶回來了,有點不安卻也沒辦法的給我遞上了租房合同,我跟她保證過兩天辦完了一定會還給她,她才安心的吃飯去了,而我決定還是早點出發到大使館去吧。

在搭地鐵往大使館的漫漫長路上,想起之前有把新聞稿帶上,於是開始用手機寫著稿子,在上海這個人多保安也多雖然遺失了護照仍然感覺挺安全的地方,貌似哪裡都適合化作我的辦公室。

到站後我心跳很快的搭電梯到九樓的大使館,辦公室的燈是暗的,問了問裡邊的人他們說現在是休息時間,負責官員一點半才回來。

於是我陷入了等待中,繼續寫那一版稿件,直到一點半那人才幫我把臨時護照申請的憑證拿給久久未出現的官員,昨天那位女官員終於出來到窗口前了,她一臉淡定且和藹。

“我剛剛打電話給你卻沒接通,我們早上就辦好了可以讓你拿了。”

心底白眼了一下,不是妳叫我四點來拿的嗎,心想昨天自己忘記把新的電話號碼給填下去了。

“真的哦?很早就辦好了嗎?”

“大概十一點多吧,不過沒關係你也不會太晚。”

還好我沒有依她所述的時間來取件,否則大概又得拖一天了是吧。

拿了臨時護照我心底還在猶豫該先去比較近的交通部出入境局還是去比較遠的五角場派出所申請臨時住宿證明,最後決定還是到就近的入境局去吧。我依照上次出入境局官員給我的出入境辦證流程,在入境局一樓拍了電子照片,再印了蝦寶的租房合同,就急著去辦理簽證的窗口。

又是那位之前接待我的官員。我把臨時護照拿了給他,給了他蝦寶的合同和臨時護照,想說碰碰運氣說不定能直接申請呢。

“你得拿臨時護照去派出所申請臨時住宿證明啊。照片拍了沒?”

“剛剛拍了,這是收據。”

“你拿這收據到那台機器去列印簽證申請表,填了表格,申請了臨時住宿證明,估計你也只能明天再過來了。”

“能不能用這張合同副本呢,拜託你我有點急呢。”

“不能,你一定的申請臨時住宿證明啊,不然沒法幫你申請簽證的。”

“哦,好吧。謝謝你,那我明天一大早就過來。”

“你早上來時我同事會在這裡你請她幫你辦吧,真著急就到16號窗口找我們的領導說一聲吧!”

我於是速速搭地鐵飛奔到五角場的派出所,拿了合同正本和副本見了昨天那位警察。

“我遺失護照住在朋友家,想申請臨時住宿證明。”

“這是合同丫,你沒有戶口本怎麼申請呢?” (非常凶神惡煞的口吻)

“朋友也是租房的,她只有租房合同啊,拜託你幫幫忙吧,我家裡有急事呢。”

“不行,你得拿你的戶口本過來才能申請。”

此刻我淚都給飆出來了,情緒完全失控,沒辦法之下只能苦苦哀求那位警察。

“拜託你幫我申請好嗎,我外婆在家病危,真的急著得回去。”

他看我淚流滿面好像有點嚇著了,然後沒再說話,把我的臨時護照拿過去填上了一些資料,再確認了我的護照號碼,三分鐘內替我開具了臨時住宿證明。

這是我第二次哭了,雖然一直說服自己樂觀的面對但過程中無止境的低聲下氣和遭遇的重重阻礙,真的讓人無比難受。拿了臨時住宿證明,看看手錶已經快五點,出入境局關了,接下來沒戲了,我坐在派出所的等候區稍微平復了情緒之後,再慢慢的走路回家。

其實今天還算是值得慶祝的一天,因為我領到了臨時護照,辦證過程終於有了進度,雖然被大罵了一頓。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我決定去吃頓晚餐犒賞自己,雖然一點也不餓。

20180412_175018

20180412_175043

走入了之前堂弟推薦的健康燒餅油條早餐店,猶豫很久才決定點了個甜飯糰。這裡的餐點是自取的,我打開用鋁箔紙包裹、熱乎乎的飯糰,竟然驚喜發現是個紫米飯糰,這可是我過去留學台灣時最愛吃的食物之一,打開飯糰,裡頭還包裹著肉鬆和油條,天啊好開心,心想再肥也值得。

我的情緒就這樣也太容易滿足的得到了安撫,吃了一半的飯糰後飽了又把另一半飯糰給帶回家,想說當明天早餐吧。

回家時,幾個屋友都在客廳裡敲打著筆電鍵盤和低頭按手機,我著急的再試試把筆電開機,結果熒幕依然是暗的,想想接下來有時間的話再拿到附近去維修吧。

洗了個熱水澡之後我坐在沙發上繼續處理未完成的稿,再拜託同事幫我整理手機無法處理的部分,過程中,屋友一羊煮了麵吃,來自南京的她在這兒長期租房,其他人都叫她四四,這裡的人真是特別愛給人取綽號。她目前在廣告公司實習,很熱心也很愛說話,有她在的地方總是特別熱鬧也特別的有趣,雖然她總是會說一些很廢的笑話,雖然回家時常會抱怨自己被實習單位欺負,但卻實在個很討人歡心的孩子,跟她說話其實挺療愈的。

那碗面香味真的太誘人,於是我最後也按捺不住的把另一半飯糰給吃掉了,雖然時間已經差不多快晚上九點,人在國外總是有各種戒不了口的理由啊。但今天飽得特別幸福,至少這一路還是撐下去了,而且每一次辦證無論再多阻撓,回家仍然變成是件有趣的事,一點寂寞的感覺也沒有,雖然這感覺大概也只能多維持幾天吧。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七回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天晴陽光少

今天還是醒得很早,大約六點多。我清掉最後一個黑米饅頭,再來杯黑咖啡,然後又繼續寫稿。

一直陸續有人敲門,快遞送來了好多包裹,這裡的房客真是特別喜歡網購,才一個早上就代收了成山的包裹。

大約十點又有人敲門了,我原以為是快遞,沒想到開門的是兩位男子,他們拿著我的護照副本,問我是不是遺失了護照住在這裡,我點頭說是啊,還連珠帶炮說了我遺失護照的過程和可能丟失的地點,他們一臉嚴肅的說這你都寫在裡頭了啊(手上拿著我之前填申請單的副本)不必解釋,我就想證明我沒在說謊嘛。後來我開始回想起昨天,天啊,他們也太認真在查了吧,還好昨天有去更改地址,不然他們找不到我是不是又得繼續拖下去了,真得感謝我有那麼急躁的家人呀。

接著我開始準備食材煮起ABC湯作午餐,此時Liya回來了,她在廚房做了飯,中午房東也午休回來,我和她們一起混桌吃了午餐後,微信響了,是堂弟。

“負責人說你的遺失證明辦好了可以去領了,下午五點關門。”
“太好了,謝謝你。”

20180408_084821

20180408_084740

20180408_084805

這絕對比我預期的更早了,因為那位官員說可能得等到星期四才取件呢。我又飛奔到上海科技館站的出入境局去,這條路感覺就像是我在上海去上班的路,熟悉得已經完全不需要用腦。

到了出入境局,我拿了遺失護照的證明單子,那位官員忽然很敷衍地跟我說,你得在拿到臨時護照後申請臨時住宿證明、拍了證件照、填了簽證表格後再交上來。

我想也沒想就先搭地鐵飛奔到伊犁路站的馬來西亞大使館去,深怕大使館關門了,搭地鐵的途中微信響了,是同事芷蕾的信息。

“你还回不来吧,我看你一直在换民宿,你需要去我朋友那吗,我朋友是女生,也在复旦大学。”

“她那裡會有多的住宿嗎? 我覺得我可能不換了,因為一直換來換去,警察會找不到我。”
“她叫寶靈,我跟她說了,你可以聯繫她看看再斟酌吧!”

後來芷蕾熱心的把我拉進微信群組,把我介紹給了寶靈,寶靈也很熱心的跟我說可以申請家屬住宿,再建議我綁定一個微信支付,方便騎腳車和交易時付款使用。(話說我在上海這幾天可是異類呢,身邊人都用支付寶或微信付款,只有我在用著現金)但我想了想也沒這個必要,因為綁定一個微信還需要中國的銀行戶口,不用那麼麻煩了。

“如果预计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可以先办一张中国电话卡。我们宿舍楼下以前是有卖不需要护照登记的电话卡,我可以帮你问问。”

“好的,那要麻煩你幫忙問問,這電話卡我還真的需要。”

後來寶靈真的成功幫我辦了一張電話卡,於是我約了她晚上見面,她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吃肉骨茶,我說好啊,心想好開心可以認識留學復旦的碩士朋友,還有肉骨茶吃真幸福。

來到大使館時,還好門沒關上,負責的馬來女官員認出我,她其實挺友善的,我繳了臨時護照的三張申請表、兩張剛好隨身攜帶的證件照和130人民幣。

“星期五早上取件行嗎?”
“不行,我有點急,明天早上行嗎?”
“明天下午四點來拿吧!”
“恩,那我提早過來這裡等你們辦好吧!”
“那你吃了午餐才來哦,因為我們早上還會有很多證件要處理。”

這絕對還是比我預期早了些,我原本還擔心臨時護照又需要三個工作天呢,還好明天就可以取件,心裡也感覺舒坦一些。

於是我有點興奮搭上不需要轉地鐵線的10號線到五角場站,途中主編美貞捎來了信息。

“人事部说可以请特别事假,所以放心在那里办事,不用担心公司的事。 任何付费都先看清楚,别慌了。”

這下我淚都開始在眼中打滾 ,很感動,也特別感恩,主編的信息讓我放下了心中另一顆石頭。

接著我想起出入境官員的囑咐,於是微信給了蝦寶。

“蝦寶,不好意思,想請問你那裡方便給我一份租房證明單的副本嗎? 因為我辦出入境的負責單位 需要我出示暫時住宿的證明。”

20180411_181134

20180411_181108

蝦寶沒有回復,我去了復旦大學邯鄲路校區的留學生宿舍,終於和寶靈見了面。

20180411_181124

潛入了她的宿舍單人房間,除了香噴噴的肉骨茶香味,沒想到她宿舍那麼熱鬧,都是在復旦大學念碩士和博士的馬來西亞人和一位泰國人。

20180411_183044

20180411_183123

在這裡吃了一頓超溫馨搭配青木瓜沙拉的肉骨茶餐,認識了這群碩士生們,他們大部分在這裡都是學費生活費和住宿費全免,和我堂弟一樣,都不需要領零用錢呢,因為中國這些名校為了排名都給留學生免費教育,我說未免也太幸福了吧,不如我也申請來這裡吧。(還真有在認真考慮哦)

寶靈把電話卡交給我之後,說我可以用了再還給她,因為她家人月底會來玩,我只要付打電話的錢給她就行。心底很感恩,因為我們明明才剛認識,她卻願意無條件幫助我,瞬間感覺自己命有點好。

晚上入睡之前,蝦寶加班回來了,她沒直接給我租房證明。

“你跟他說你住在朋友家吧!”

我說好吧,她可能也擔心會有什麼麻煩事吧。一切就等明天看看警察怎麼說吧,心底盤算著明晚要走到附近派出所的路線。

今天的一切還算是充實的,至少辦證流程有了進度,而且比預期快了一天,又結識了很棒的人,日子真的是一天比一天過得還精彩,雖然還不確定什麼時候離開,但竟然有點捨不得離開了呢。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六回

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 天气凉爽有暖阳

我不急不躁的弄熱了前幾天在小區超市買的黑米饅頭,再來一杯黑咖啡和蘋果下肚。

今天又是一個美好的寫稿日,我再次把客廳化作工作室,開了筆電準備趕稿,看著迫在眉睫的截稿日心還真有點慌,心底羅列著今天該完成的待辦事項。

20180409_214709

敲著鍵盤鍵,日本留學回來的屋友醒了,他這人特別認真,骨子裡根本就是個日本人,想起昨天晚上屋友們只是聊起他學過的劍道讓他來展示展示,他就超認真的套上了劍道服裝揮了幾把劍。他很客氣的走到客廳,一臉不知所措,於是我就請他別客氣可以坐在客廳的辦公桌上,他開了筆電好像在玩遊戲,用了昨天路旁買的變壓器發現不能用覺得很無奈,我於是借了我的變壓器給他。不一會兒他看著我全神貫注的敲鍵盤心中貌似有些不安。

“看你在做事兒我沒在幹嘛感覺好像不太好。”

後來他決定到附近的沃爾瑪去買了變壓器,回來時開始唉聲歎氣。

“我剛剛遇上一個銷售員因為被警察阻攔結果和警察吵了起來,想去勸架卻被銷售員罵了一頓,我說警察只是奉公行事他怎麼能這樣對警察呢。”

“你可能呆在日本太久了,不適應這裡,就別放在心上吧。”

後來他想著想著就突然流下眼淚,接著又溜出一堆日語,然後沒有說話。

我也不知道如何應對,乾脆也就不說話了。心想這孩子四年以來呆在日本都沒回家,忽然回來也難怪會有那麼大的衝擊,就讓他慢慢適應吧。

“這是日本的五元錢幣,是到神社祈禱時可以投的。”

他給了我一枚五元錢幣,於是我也遞給他枚馬幣五十仙,他又開始不好意思的再給我個十元的日元錢幣。

“我不知道馬幣幣值值多少,如果價值太高可就不好了,這十元你拿去吧,反正我也沒用了。”

“你還會回去日本嗎?”

“絕不回去了。”

“為什麼呢?”

“不喜歡那裡。”

他不喜歡那裡竟然可以一呆就呆了四年沒回家還真讓人驚訝。中午十二點之後他領著大包小包離開了,準備搭火車回家,真又是人生一大奇聞呢。
下午寫稿寫得有些納悶,我決定還是出去走一走解解悶。於是我走路到一間酸辣粉店吃了碗桂林米線,然後再到沃爾瑪超市買些水果青菜和麥片,這幾天吃外食久了開始膩了,其實有點想念自己煮的飯了,最重要是比較省錢啊。
逛得正起勁時whatsapp群組嚮了,媽媽問我證件處理好了沒,我說在等著電話還沒呢。因為沒有證件根本辦不了電話卡,我其實留下了堂弟的號碼請他幫我留意,媽媽說現在年輕人啊都不接電話,千交代萬交代我要提醒堂弟記得接電話,我急著問了堂弟他卻說沒接到電話,曾留學中國的大姐夫說這事兒要催的,一定要打電話去問啊,但我又沒號碼怎麼打 ,此時身邊又沒一個屋友在,於是我卸下買好的蔬果,急匆匆飛奔到上海公安部出入境局去,見了之前的負責官員,他還認得我。

“不是跟你說好了會打電話給你嗎?”

我早有預料他會這麼說,但我想說今天來算是再帶點誠意來催催他吧,不然他以為我開玩笑呢。然後此刻忽然想起我之前寫的地址不是現居地址,萬一真的找上門找不著怎辦,該跟他說我換了住址吧。

這位官員雖然說話很官腔,但在我三番四次煩他之後還是挺願意幫助我,他幫我撥電話給負責單位更換了暫住地址,讓他們優先處理,然後請我繼續回家等電話。

其實這結果和我預期的差不多。

回去之後已是傍晚,我繼續寫著稿,直到晚上屋友們一個個都陸續回來,我們開始在客廳寒暄,一位95年的美籍華人Liya也來了,她是前房客,因為找到打工換宿的地方而選擇離開這裡,但不時還是會回來看看,跟房東蝦寶感情挺好的,下午偶爾還會做飯給她吃。

20180414_142725

其實我很喜歡這女孩,她是獨生女,自學過法語,很有自己的個性,夜深了以後,還會在客廳彈起自學的吉他來,然後哼唱起讓人心醉的抒情廣東歌。

這一天雖然沒有成功取得護照遺失的證明文件,但過得還算不錯,我想其實是挺美好的吧,但,天啊,我的稿都還沒完成。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五回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天氣晴陽光暖

早上從床上醒來時,已經快八點,準備要去上班的蝦寶差不多也跟著醒了。我很慶幸自己還能睡得那麼香而且比平時起得還要晚,雖然是背包旅館的床位,但是我覺得更像自己家,睡起來真的很舒服。
一大早該面試上班上學的房客們都在外頭忙著洗刷打扮、吃早餐,然後急匆匆的準備出門。我決定到外頭去試試堂弟推薦的早餐店,來到店門前想了好久都不知道該點些啥,最後隨意買了個菜包子,再到全家便利店買了杯猶豫好久才鐵了心買下的十元黑咖啡。
回到房裡時大家都出門了,我在飯桌吃了蘋果和剛買的菜包子,再把暖暖的黑咖啡下肚。
今天沒有任何行程,只能等待,但空等待其實特別讓人心慌的。於是房子裡的客廳瞬间成了我的工作室,我打開筆電把同事傳來的緊急稿件給寫完,想想手上還有兩篇之前採訪的稿子,很慶幸自己把筆電和照片檔案都帶過來了,接下來還好有些事忙,總算能讓心裡踏實了一些。很感恩這樣的際遇和身邊碰上的人,我在上海現在不只有了一個家,還有個自然光直撒的溫馨工作室。這裡工作貌似比在公司辦公桌工作來得有效率,而且靈感也特別多,我大概是早悄悄愛上這裡了。
下午我到外面去覓食,大學路上找飯吃真的是餐餐都貴,於是我走遠一些來到一間沒什麼裝潢的麵店,店主人很好看我猶豫不決就推薦我吃西紅柿湯麵,不過最後我還是點了據堂弟說好吃的蔥油拌麵加青菜。麵盛上來時實在好大一碗,我吃得特別滿足,不過最後吃不完就加點了青菜和雞蛋打包回家作晚餐。餐後到水果店去買了些梨子(因為這裡的梨子特別便宜又特甜XD)
回來之後我繼續寫稿,其中一位房客于闖回來了,他開了電腦也坐在辦公桌上,我們開始聊起各自的情況,他來自東北長村,是90年的孩子,剛念完碩士,來上海面試找工作,面試了好幾家都沒有找到合意的。
下午門鈴響了,有一個人领着大包小包站在門口,他說他是從日本留學回來的房客,嘴裡不時還溜出幾句日語。房東根本沒通知,我沒敢讓他進來,他說沒關係讓我先聯繫房東看看,我馬上微信給蝦寶,她很久才給我回應,直到後來確認是他我才很不好意思的讓他進來。他說他是從日本搭船搭了兩天才回來的。真让人吃惊,事后我问他怎么不搭飞机,他说他想体验看看,话说搭飞机和搭船的价钱竟然差不多。
晚上終於交了急稿,我把電腦關了,很早就入睡。日子雖然真的有很多故事挺有趣的,但回頭想想,当你永远不懂明天日子会是如何时,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件好事。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四回

2018年4月8日 星期天 春暖花開的晴天

20180408_095355

凌晨六點十分,鬧鐘還沒響我就清醒了,那一種不安定感其實還在的。假装悠閒的蒸了個包子吃了頓有黑咖啡、梨子和草莓的早餐,就從最近的國權路地鐵站飛奔到上海科技館站的上海交通入境局,向負責官員申請遺失護照的證明單。

拿了遺失證明表格,超有誠意的把遺失過程填得滿滿之後,忽然發現需要附上護照副本,出入境局雖然很方便有提供打印,但是我的手機沒有成功連上,於是飛奔到負責人建議的對面酒店列印。

“我要列印這一頁。”
接著立馬以微信連接酒店的電腦。
“多少錢呢?”
“黑白底一頁是10元。”

還來不及驚慌失措我就拿著護照副本再飛奔回入境局。

負責官員挺友善,沒有我曾經所想像的那麼不近人情,在依法辦事之餘,他還展現了挺深的同理心。

“一般需要多少天呢?”
“不一定,可能最晚星期四吧!”
“能請你幫忙把它視為急件嗎?或是有什麼更快的方法能夠辦好呢。”
“我能夠理解你的狀況,因为今年遺失護照的馬來西亞人有二十多位。我都跟他们说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請馬來西亞大使館開辦個臨時護照,再來我們這辦出入境,不必等我們的遺失證明審查流程,但過去馬來西亞大使館從來沒做過這事兒,所以你也只能等領到遺失證明後,再到大使館申請臨時護照補發,再來入境局申請出入境,每個流程大概都需要三到五個工作天。”
“那遺失證明需要多久呢?”
“最晚星期四,如果處理好了我就給你打電話吧!”

20180408_104417

此刻除了默默接受,我實在也想不到該怎麼辦才好。走出入境局,回程中繞了很多圈才到地鐵站,好在一路上春暖花開,心裡的不安也逐漸舒坦,在這個美麗的時節和舒服的天氣旅居上海,其實真的還不錯,忍住泪水,就隨遇而安吧。

此時微信響了,是堂弟稍來的信息。

“你在出入境那裡了嗎?”
“對對,在辦遺失證明,可能要四天,留了你的手機號碼,兩三天后記得幫我留意一下啊。如果你知道有不看學生證的打工機會也可以找我哦,我那麽像學生,應該可以吧!”
“可以可以,這邊打工其實沒看學生證的。”
“老師願意簽名嗎?”
“剛剛去問了那個跟我比較熟的阿姨,她說現在應該批不到,最快要一周,我覺得你可以續租了。”
“好吧,沒關係,我就搬去住背包旅館好了,便宜點,現在住的太貴了。”
“那等下一起吃晚餐,在這之前帶我參觀校園吧!”

我在booking.com以轉賬卡(Debit Card)速速訂了一間超便宜的背包旅館,是上下鋪的八人床鋪,和大姐說了一聲之後,重新檢查才發現那是男女混舍,她說很危險還是別住了,我想想這倒也是,於是馬上取消預訂,但預訂時沒有留意到即使取消預訂也得全額扣款,所以我就這樣損失預訂7晚床位的錢,又很“阿Q”的告訴自己,就當作教訓吧,反正我回去真的註定得吃土了。

20180408_151424

我很快又透過Airbnb找到了距離復旦大學不遠,在大學路上的另一家住宿,和房東蝦寶說明了現況,然後預訂了六人房上下鋪的一個床位,接著隨意吃了個沙縣蒸餃之後,就回到國權路的民宿去拿行李退房。

20180408_154556

回家不一會兒屋友就回來了,此時我還喝著她昨天請我喝的酸奶,太好了,正好還能與她告別呢,真開心認識她,能在上海相遇絕對是難得的緣分。

從國權路站搭車到江灣體育場站,我沿著蝦寶給的路線圖,帶上她給的開門密碼,很快來到這間房子,沒搞清楚怎麽用密碼開鎖,而此時蝦寶又在上班,還好進門時有一位小弟和小哥(都是房客)在家,她囑咐家裏小弟把我帶到她睡的四人床上下鋪房間,我選了下鋪,然後自己鋪床、套被套,自助入住。這其實是我人生第一次入住背包旅館,是挺新鮮的體驗。

20180408_164933

這個房子雖然某些角落有些混亂,但是整體上還是挺有設計感的。

20180408_202444

20180408_202518

20180409_141851

20180408_202615

入住的大學路上比較繁華,算是商業區,沒有之前住的民宅來得安靜,吃的也比較貴一些,要走遠一點才能找到便宜的,但附近還有書店、水果店可以逛逛,走路也能到地鐵站和沃爾瑪超市,挺不錯的。雖然大姐一直說很危險,但我心裏倒覺得其實沒有想象中那麽嚴重,和小哥小弟寒暄了兩句,就出門去找堂弟參觀校園了。

20180408_180955

20180408_182413

大學路距離堂弟的宿舍大概走路20分鐘,他很有向導風範的帶我繞了一圈復旦大學,走入了學生們的教室,我感覺自己瞬間年輕了十歲,我說有機會的話還真想再當一次學生呢。

20180408_182556

對我而言復旦大學最美的是光華樓和樓前的大草坪,想起這原來那就是傳說中前房東Summer建議我去寫稿的地方,真的好不錯哦。我們最後在一間意大利餐廳吃晚餐,然後各自打道回府,路途中堂弟還特別推薦我好吃的早餐店,接下來幾天的早餐有著落了。

20180408_165128

回房時,蝦寶還沒回來,客廳人有點多,我默默走進房間,直到蝦寶加班回來,她看我在房裏呆著,就說你可以出來啊,但我真的有點累,今天走了三萬步路、二十三公裏呢,朋友提醒後我才意識到這已經是半馬的距離了誒,所以沒打算出去,於是她在房裏和我聊了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前幾天因為清明假期住了太多人,都沒來得及整理房子。蝦寶是一位室內設計師,常常過著加班的日子,她租了整套房子,因為上海房價很高一般人根本買不起,房子大部分的空間都是她自個兒設計的。這裏有三間房,其中一間以男房客為主,今天住著兩位房客,另兩間主要是租給女房客,有几位是固定的房客,他们之中有学生、有上班族、也有正准备面试的人。

我其實很感恩房东讓我住進了原本屬於她一人獨霸的四人房,心想還真是物超所值呢。

這一天,真把我累死,所以我很早就睡了,希望明天會更好。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三回

2018年4月7日 星期六 有暖陽的晴天

今天是週末,也還是上海清明長周末的假期,我沒法辦事,但是大約六點半就被直撒的溫暖自然光給亮醒了,昨晚躺在日式小清新的大房間睡覺其實感覺挺好的,但就是冷了一些。

因為起得很早,我簡單吃了和昨天一樣的肉鬆蛋糕作早餐,還有昨晚買的水果,然後在廚房泡了一杯熱乎乎的黑咖啡,心想一個人旅居上海,平時最重視的早餐又怎能虧待自己呢。接著微信響了,來自暖心房東的問候。

“今天去復旦大學逛逛沒,太陽很好吧!”
“還沒呢,正在寫稿,這裡好適合寫稿。”
“你可以把客廳白色小桌子搬進來,然後盤腿寫稿。”
“我拿進來了,站著寫稿呢。”
“站著,哈哈,或者去復旦大學校園的草坪前寫,櫻花樹下、陽光正好,非常有靈感的。這房間陽光也特別好吧。”
“對呀,昨晚有點冷,還好今早陽光很溫暖呢!”
“有空調可以開呀。”
“啊,原來,所以是暖氣嗎?”
“對啊,中國空調都是冷暖氣都有的哦,你不會用的話就問問舍友吧。”

我這才恍然大悟,今晚還是開個暖氣入睡吧。

20180407_084112

我開始繼續寫稿,宅在房裡一整天都感覺好棒,我想這將是我未來的夢想房子吧,房間很安靜,而且窗戶有自然光灑進來,窗外還能看到毫不急躁走在路上的街坊們。

後來舍友醒了,因為熱水器昨晚有些失常,忽冷忽熱、不是極冷就是機熱,我都沒勇氣洗頭呢。今天她立馬打電話給客服,這裡的客服效率好高,客服人員很快進房維修,而且檢查得特別仔細,熱水器很快就修好了,我們終於都能在正常熱水溫度下洗澡了,雖然水壓還是有點小。

舍友和我一樣是90後的孩子,畢業自上海交通大學,又從事互聯網行業,對線上服務瞭如指掌。

“現在出門吃飯有點晚了,要不要點個外賣一起吃呢,我用這個平台點餐滿額可以打折很划算呢,你再給我現金吧。”
“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該吃什麼呢,就吃你推薦的吧!”

20180407_132933

最後我們選了東北菜,舍友推薦酸菜炒土豆和地三鮮,我再選了個蒜泥青菜,這午餐很健康我們吃素呢。外賣很快就送來,我們在飯廳的清新木桌子上用餐,送來的每頓菜餚都好大份量,飯也超大一碗。

“這裡外面好暗,你晚上回來時會害怕嗎?”
“你經過走道時燈就會自動亮了啊,這裡很安全的,大部分居民都是退休老師呢。”

我想這倒也是,其實一個地方你住久了、習慣了、有感情了,也就自然會產生安全感,當然前提是互不相識的彼此,還得能夠互相配合、互相體諒、偶爾互相噓寒問暖,不管對方是誰、或來自哪裡,很自然而然的就會有了家的感覺和溫暖,而這便是我在上海的家,雖然很遺憾的是,我明天就可能就會離開,搬到比較便宜些的地方去了。

20180407_133145

這頓飯,我吃得特別開心,一個人孤身在外,有新認識的舍友陪伴吃合菜,那感覺真好呢。

在舍友準備出門之前,我聽了舍友昨晚給的意見,鼓起勇氣和她借了手機打了好多通電話到可能遺失護照附近的派出所去。有些公安(警察)很好,還請我留下電子郵件,當然最後依然沒有下文,但對舍友的幫助充滿無限感恩。

飯後的我依然沒出門,繼續在暖房裡寫稿,直到傍晚才正式踏出房門。

20180408_074344

20180408_074340

20180408_074638

走在這條詩情畫意的路上感覺好冷,我到水果店買了些最愛吃的草莓,再到便利店買了茶葉蛋,最後在小區超市逛逛買了作晚餐的包子,還有一些零食和日用品。這房子真的不錯、周邊環境很好、生活機能也挺好,其實好不想離開這裡呢,可惜日租費實在超出了預算,明天可能就不住這裡了吧。

晚餐前原本想來看部影片做做鄭多燕的有氧操,但連結的VPN讓Youtube的速度實在太慢了,我放棄了過去一直堅持每星期運動至少三天的習慣,洗了個熱水澡後獨自一人在飯廳用餐,草莓、柳橙和包子,雖然不知道明天會是如何,依然不忘寵愛自己,我想,明天上海交通入境局開門了,總算可以踏實一些去辦事了吧,其實我倒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不安定感,生活忽然變得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