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完結篇

2018年4月16日 星期一 窗外下起毛毛雨

今天是呆在上海的最後一個早晨,吃了麥片和水果,準備出發到上海入境局時,回想起前幾天負責官員讓我下午四點半取件,但因為是今晚的飛機,我很不放心的一早就想出發到那裏去等待取件,搭上地鐵之前,想想還是來試試在上海的最後一頓外食早餐吧,雖然明明已經吃飽了,於是一路走到之前也是堂弟推薦的豫申園早餐店,看著早餐店前的店員現做著煎餅果子。

DSC_7146

DSC_7151

“來自山東的煎餅果子,本店最新推出,只需要4塊錢哦!”

20180416_083111

另一位店員在旁邊叫賣著,其實我前幾天就看見這個煎餅果子,長得有點像面煎糕(大塊面),我猶豫了一下最後告訴自己今天應該要嘗新,就來試試這個煎餅果子,慶祝我即將辦好護照回家去吧!於是點了個不辣的煎餅果子,店員在平面鍋上淋上一層以全麥粉、小麥粉、玉米粉混合成薄薄的面粉漿,然後再打了一顆雞蛋,最後抹上甜醬,撒上生菜、青蔥、脆片,把餅皮裹成兩層,給我遞上這個熱騰騰的煎餅果子,那時候天氣挺冷,手裏拿著這個熱熱的煎餅覺得太暖心了,雖然肚子一點也不餓,但還是很興奮的把煎餅果子給吃完了,薄薄的餅皮,還有甜中帶有酥脆口感的餡料,且吃得到健康的蔬菜,心想這應該會是好的開始,今天肯定領得到護照!

20180416_133234

我接著搭了地鐵出發到上海科技館站,這大概是我最後來這裏了吧。我今天步伐比較慢,沒有幾天前健步如飛的馬拉松速度,因為我知道這時候可不一定領得到護照呢,所以慢慢享受最後的路邊風景,從三號出口一步步走到入境局去。先到一樓的繳費處繳了費,160人民幣,接著到隔壁窗口準備取件,想想總該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早點領件早點心安是吧,但果真不出我所料,護照還沒辦好,也只好繼續等待了。我拿起手機在等待大廳的座位區寫起稿來,也打發打發時間。早上問了第二回,護照還是沒辦好,我又走到三樓的詢問處去問問,負責官員說,下午四點半才能領。

DSC_7175

好吧,我承認我有些執著,直到接近中午,我離開了入境局走到地鐵站去覓食,尋尋覓覓,終於決定在一間有賣黃燜雞米飯的餐廳,來慢慢吃頓午餐。在上海一直看到有很多店家賣黃燜雞米飯,但是都沒敢嘗新的試試,反正今天最後一天了,想說應該吃吃看吧,不然感覺好像沒來過上海,於是我試了黃燜雞米飯,口味倒也沒什麽特別,雞肉以姜、醬油、料酒等燉煮而成,雞的骨頭多過肉,其實雞肉沒很入味,但米飯倒是很好吃的。

吃了午餐我就在地鐵站隨意逛逛,但這裏實在沒什麽看點,而且實在也沒有逛街的心情。於是又走回入境局等待,接近三點鐘,我又很厚臉皮的走到領件櫃臺問了負責人。

“還在樓上沒送下來,四點半再來吧!”

直到我看到有工作人員推著一輛載滿文件的推車走進了取件區內,我想這下肯定有我的護照了吧,那時候大概四點,我馬上到櫃臺去排了隊,其實人不多,他們處理的速度也挺快的,我大概排在第三位。把單據遞給負責人,總算沒被婉拒,她回頭去打開身後的方格抽屜,把我的臨時護照拿出來,交到我手上時,翻了翻護照裏的簽證頁面,心想你還真是太難求了吧,無論如何,總算放下心頭大石,我終於可以輕松回家去了。

搭地鐵回去江灣體育場站時,經過站旁的商場,停在一間上海餅店買了幾個看似新鮮美味的條頭糕和雙釀團,想說就帶回去和同事朋友分享吧,然後速速走回家去,該收拾心情也收拾行李了,回家時昨晚來那一位部隊姐姐和Liya都在房子裏,我們沒有多聊,因為我洗了個澡、準備好行李後,就出門去想說吃了個飯團再回家,剛好碰上也準備回自己家去的Liya,我們於是邊走邊聊的一起出門去,心想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還跟她道了別。

“你幾點的飛機呢?”
“淩晨兩點多。”
“那待會兒打算幾點走啊?”
“大概八點吧!”

20180416_185035

我後來坐在全家便利店慢慢吃了個鮪魚飯糰再走路回家去,此時闖哥在家裡做飯,然後和Liya、迪哥圍桌吃了頓晚飯。

我拿了兩天前沒喝完的青島啤酒,坐到客廳間去按手機。那位部隊裡的姐姐回來了,帶了兩瓶德國拉格啤酒和花生,她看我喝著酒,也一起坐到了客廳的座位去。

“誒,你也喝啤酒誒!”
“對啊,其實是前幾天沒喝完的今天想說把它喝掉。”
“你知道酒不能喝隔夜的嗎,冰箱裡很多細菌呢!”
“哦…”

但我已經喝完了啊。這位姐姐接著邀我一起喝她手上的拉格啤酒。因為待會兒要搭地鐵到機場,意識還是得清醒一些,於是我委婉的拒絕了。她便自個兒喝著啤酒,一邊啃著剝殼花生。

“我也有經營一間民宿,住客還有個評論說‘輝’常乾淨呢!”
“哦?是很多間的嗎?在哪一區呢?我可以看看你民宿的照片嗎?”
“看起來真的很乾淨誒!”
“你下次來,我讓你免費住,只讓你哦!”

這位姐姐的民宿在徐匯區,房間看起來真的跟她的性子一樣,白色的乾淨空間,雖然沒有太亮眼的設計感,但是白白淨淨,住起來應該還是不錯的。

“之前還有一位馬來西亞人住了三個月呢!”

姐姐也是獨生女,感覺她一個人久了可能挺寂寞的,非常愛說話。

“幾年前我在馬來西亞工作時,認識了一位朋友,她是在迪奧(Dior)的專櫃工作,我後來還邀請她一起來我住的公寓玩,到處去消費,刷我叔叔的卡,我們感情很好呢,可是現在都失去聯絡了。我挺念舊的,但肯定找不回她了。”

她隨後又把另一瓶酒給開了,然後繼續啃花生。

“我能試試這花生嗎?”

就這樣,我們邊吃邊聊,也剛好讓我那空等待的時間變得有趣了一些,甚至等到快晚上九點才和舍友們告別,然後急匆匆的出門去。

我搭了地鐵準備前往浦東機場,途中需要在廣蘭路換乘另一班車才能到達機場,悠閒的在坐著地鐵站來到廣蘭路,準備到對面去換乘時,一個大大的驚喜又來了!天啊!對面的地鐵竟然已經關門了,想起剛剛Liya還跟我說這裡的末班車是十點鐘,不必太著急。沒想到我連末班車都趕不上了!此時有個人看我拉著行李箱,跟著我的步伐說到,“包車到浦東機場嗎?50元(人民幣)!”

我心底默默開始不安了,話說我身上的現金只剩下二十幾,根本沒預料會需要坐德士過去,這下可好了,為了平復我慌亂的情緒,又擔心受騙的情況之下,我還問了站在出站口旁的看守員。

“要怎麼搭到浦東機場啊?”
“末班車已經走了,沒車可以搭了。”

我心裡簡直是驚呆了,想說上去再看看有什麼別的辦法吧!

剛剛那位司機看我準備上樓去,又再次想要說服我。

“算你四十元吧,載你到浦東機場去!”

我心想怎麼可能,我坐上你的車根本給不了錢,想說還是算了,繼續走上樓。

“好,三十元…算你二十元,待會兒我再找一個人一起開到機場,你別跟他說我算你二十元。”

我有點不知所措卻也有點感到驚喜,雖然心底還是好害怕被騙,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好,可以。”
“你到樓上去等我,我拉多一位乘客就上去!”

還好那時候早到了,也不算趕時間,上樓時,一位年輕的苗條女子開始問了我。

“你打算怎麼到機場去啊?我剛剛用手機打車看了看價錢,要六十幾呢。”
“我坐下面那位司機的車。”
“他算你多少啊?”
“恩,不確定誒,等下要再問問他。”
“不然我跟你一起好了,多一個人一起比較好。”

我看著樓下還在拉客的司機。

“這裡有個人可以一起過去機場的。”

那位司機隨後走上樓梯。那女孩跟他搭上話。

“多少錢啊?”
“便宜算你們每人30元,等下不許跟其他乘客說。”

在情急且無法有太多時間思考的狀況之下,我們倆就貿貿然跟著那位司機走出地鐵站。

我們沿著一條有些陰暗的馬路走了一段路。

“你是做什麼的啊?”
“我是寫旅遊的。”
“哦,那是位作家呢。”
“恩,算是吧!你呢?”
“我是做美容的。”
“哦,怪不得看你長得那麼漂亮。”
“哈哈,謝謝呀。”

還好,最後真的有成功上了他的車子,而且車子已經坐著兩位乘客。只是我心裡還是挺不安的,想想剛剛司機說的三十元,我口袋裡根本就沒有三十元該如何是好,再次過度阿Q精神的心想他會不會可能是打算收我二十元呢。

“有沒有國際線的。”
“有,我是搭國際線的!”

結果這時候只有我一個人下車,我拿了行李,翻開背包準備尋找錢包時,卻怎麼也找不著錢包,心底真是慌死了,蹲在地上狼狽的找著錢包,此時全車的人都在等我,趕著去國內線的機場呢!

還好,我最後由成功找到了錢包,但是打開錢包時,裡面真的還是只剩下二十幾元,我不安卻又假裝自信的遞了張二十元紙鈔給他。他看了我一眼又說。

“三十元啊!”
“你剛剛不是說二十元嗎?”
“沒這回事兒!三十元啊!”

我再掏了錢包裡的零錢給他。

“我只有這樣了。”
“用支付寶啊!”
“我是外國人,沒有支付寶呀!”

坐在車子裡的乘客此時很不耐煩的呼喊著司機,他也擔心錯過其他乘客的航班,一氣之下拿了我那僅剩的硬幣就匆匆開車離開了。

好險!我的心底此時還在冒汗,心想這應該是最後的驚嘆號了吧!真是完全被自己給嚇死了。

20180416_234255

後來,在排隊準備登機、寄存行李時,櫃檯人員看了我的護照也覺得罕見,好在一經解釋後,還是順利領到了登機證,直到進入關卡時,還是被官員攔截下來,讓我坐在等候區等他們稍作確認。

20180417_040347

還好,我最後還是成功登機了,雖然飛機有些延誤,雖然淩晨四點被空服員叫醒來吃早餐,但這事兒一夕之間變得還算過得去,因為再也沒有比遺失護照來得更糟糕的狀況了,我默默把飛機餐給吃了,又呼呼大睡去,直到飛行員捎來即將降落的廣播,才漸漸醒來。

20180417_091040

此刻,我安全回家了,那是一種無言的感動。但我還會回去的,因為在這短短的十二天裡,上海給了我太多回憶,感覺像是在那裡呆了好久好久。

20180413_064348

撇開護照遺失不說,我覺得上海就是個可以讓你不顧他人眼光的去創作、一個很優雅的地方,你想要快或慢都可以選擇,即使過程中慌亂不堪,我偶爾還是選擇了在快節奏的人群裏慢下來,因為那時候正逢春暖花開之際…這和當初在印度紛亂和吵雜的街頭取得心靈上一份平靜有些相似,最初幾天踏上印度的土地時,總感覺特別煩躁,但隨著對環境的麻木,似乎早學會只在自己的世界裏深呼吸、傾聽自己的聲音。走在上海的街道,剛開始時我仍然也不自覺尾隨急匆匆的路人,加快了我的腳步,他們總沒有多少閑下來的時間,直到我意識清醒,漸漸的也對這樣的快節奏感到麻木,最後學會泰然自若的選擇以自己的速度走下去,沒辦法,誰叫我很早以前就迷戀上了法式生活,細嚼慢咽,這才叫生活。

Advertisements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十一回

2018年4月15日 星期天 陽光暖到心底去了

早上還是起得特別早,大概七點多,沒想到還有舍友起得比我早,早早就坐在飯桌上清幽的品嘗外賣早點,我領著梨子和咖啡也一起坐到飯桌上去,開始和這位來自深圳的舍友曾小叔隨性聊起天。他是來復旦大學念短期心理學課程的,跟我一樣明天就會離開了。

“你吃饅頭嗎?”
“哦,這是梨子呀。”
“要不要來些早點呢!我有買多的給大家一起吃!”
“沒關系,我待會兒約了朋友到附近一起吃早餐呢。”

曾小叔的目測年齡大約三十幾,曾從事金融業的他目前自個兒創業的,配合身為健身教練的妻子,在網上售賣的是健身飲食菜單。記得昨天的他可能因為沒有留意自己的飲食而導致腸胃有些不適,很早就去休息了。所以一大早就喝著清淡的白粥。

“你好一點了嗎?”
“恩,好多了,原本下午還想去嘗嘗之前搜羅的美食,現在只能吃得清淡一些了。”
“你怎麽會想念心理學的課程呢?”
“因為有興趣啊,想說讀些心理學也有助於創業,就來這裏報讀短期課程。”

心想這裏的人還真是非常熱衷於學習啊,也難怪發展的速度可以如此神速,回頭望向自己的國家實在有些慚愧,該檢討一下自己了是吧。

“看你昨天領著單眼相機拍照,你是攝影師嗎?來這裏旅遊嗎?”

“恩,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記者呢,因為在上海自助遊的過程中遺失了護照,所以就暫時住在這裏等待臨時護照辦理完成。”

我隨後拿了隨身攜帶的雜誌給他看看。

“這就是我們的雜誌啊你可以看看。你的課程會到什麽時候啊?”
“原來如此,我明天下午就會飛回深圳了。”
“哦,這麽巧,我也是明天回去。”
“看你是寫旅遊的,我去年還跟家人到過阿拉斯加呢!去那裏看極光。”
“哇,真好誒,在那裏自助遊嗎?怎麽會選擇到阿拉斯加,而不是到北歐芬蘭去看極光呢?”
“對啊,自己開車,因為阿拉斯加便宜一些啊。”
“看極光很冷嗎?會持續多久呢?”
“冷啊,零下十度,每次都不一定,那時候大概持續了三十分鐘。”

曾大叔翻找了手機裏的照片,很興奮的把極光照片都展示了出來。

“我們還在機緣之下被當地人帶往海岸親眼見證愛斯基摩人獵鯨後上岸的過程,這是阿拉斯加的文化傳統,他們每年會捕獵幾頭鯨魚,上岸後還會把鯨魚肉分享給在場的人。”
“哦,好特別哦!但這是合法的?鯨魚不是瀕危動物嗎?”
“合法的,那裏的法令有限制他們每年捕鯨的數量。”

後來,我在照片庫裏不經意瞄到了一個小朋友。

“這是你兒子嗎?好可愛哦!”
“對啊,這個是兩年前的他,現在五歲了。”

他又開始翻找手機裏的照片,給我看看兒子的長相。

“哦,那還是小時候可愛些。”

坐在客廳間、默默偷聽我們說話的闖哥也不經意的笑了。想想一生中最能讓人感到富足和快樂的事,除了旅遊見聞,大概就是工作成就、學習成果,家人或孩子的幸福了是吧。如果可以活在當下,幸福其實很簡單,這也是我希望自己不管跌到哪裏,都一直能保持的狀態。

結束了這場愉快的交談後,我出發到復旦大學光華樓的側門,其實昨天約了寶靈吃早餐,再把電話卡還給她呢。

DSC_6886

見了寶靈之後,她帶我到之前堂弟推薦的早餐店健康大餅油條店,我想這絕對會是復旦大學學生們未來最美好的早餐回憶吧!人人都愛這間早餐店。

DSC_6860

寶靈推薦我試試這裏的鹹豆漿(上)、鹹飯團(金球)和餃子,據說鹹豆漿是南方人的飲食習慣,北方人比較偏好甜豆漿。這下果然讓我嘗到一些不一樣的食物了,它的口味有點像是味增湯,裏頭還放了油條、榨菜、紫菜等,不過我個人還是喜歡甜豆漿多一些。

DSC_6871

鹹飯團和之前試的甜飯團差不多,只是多加了些鹹菜,口味更像之前台灣留學時吃過的紫米飯團,超好吃!

DSC_6867

這裏的餃子皮薄肉餡多,可以在異地和同鄉人寶靈一起吃這頓豐富早餐實在很幸福!

“你等下打算去哪裏啊,我待會兒要到菜市場去買些東西。”
“哦,我原本想到光華樓去拍拍照,今天的陽光拍起來一定好美,不過我先跟著你到菜市場去看看吧!”

我於是跟著寶靈的腳步一路經過邯鄲路上兩棟隔街相望的夫妻樓——李達三樓和葉耀珍樓,這是畢業校友李達三和她妻子葉耀珍報效的,我感覺自己快可以成為複旦大學的宣傳大使了XD

在經過李達三樓時,寶靈開始分享起復旦大學校園的小故事。

“很多人都以為李達是他的名字,這棟樓共三層所以取名為李達三樓,其實校友的名字是李達三啊。”
“原來如此,你不說我還真以為是李達,三層樓的建築。”

於是乎我很專註的看了看那棟樓,想說一定要把它給記住,誰知道身後忽然有個騎著摩托車的男子駛來,給我撞了下去,我被撞了個正著意識都還沒清醒就先跟他道歉了,那男子怒氣沖沖的下車準備要開口大罵我時,寶靈搶先一步開了口,語氣是讓我相當佩服的老大架勢。

“你哪裡可以這樣,這裡是人行道你知道嗎!”

她一邊說著一邊帶我繼續往前走,我在旁簡直給驚呆了,回頭遠遠望向那男子,他站在摩托車旁,依然充滿怒氣的望向我們然後指著他的手,一副非常疼的樣子。話說如果當時我們停下腳步,真不敢想像結果會是怎樣,但當下還是有點慶幸,還好我們快步離開時,那男子也沒跟上來,他或許也意識到自己有錯在先吧,雖然其實沒好好看路的我也不全是對的。

DSC_6906

DSC_6909

好在最後,我們還是順利的來到了菜市場,這菜市場小了點,但依然是挺乾淨的。

DSC_6809

寶靈沒找到她想買的東西,準備分道揚鑣的時候,她又非常熱心的決定帶我到校園的“祕境”去看看。

DSC_6987

20180415_120600

20180415_113201

我們經過復旦大學校史館,接著又一路經過一棟棟中國風格建築,據寶靈說復旦大學有很多這類型的建築。

DSC_6933

來到了燕園,它就是藏在復旦大學比較隱秘的角落,很少人會特地過來這裡,也難怪堂弟都沒帶我過來看看。

DSC_6942

DSC_6957

DSC_6959

燕園是一個美麗的小花園,穿過小橋,裡頭有一片大草坪,草坪上有人帶孩子來玩耍,還有隻貓也在曬太陽,草坪前是一棟洋式建築——日本研究中心。

DSC_6974

DSC_6973

從燕園走出來之後,這才來到傳說中的“祕境”——復旦大學的老校門,這老校門是源於1921年,不過是在2004年建校一百週年才重建的,有點興奮的在這裡拍了張照,眼前還有個穿著畢業袍的學生也準備在這裡拍照呢,相信應該是這趟復旦大學之旅最經典的一幕吧!

DSC_7032

DSC_7044

DSC_6840

DSC_7030

跟寶靈道別之後,我到光華樓拍了些照片,樓前的草坪真的很舒服,草坪前種著不同顏色的花,春暖花開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DSC_7061

我覺得全程最美的是這一條法國梧桐樹大道,實在美得太夢幻了,心想大概是我被滯留在上海十二天裡最美好的畫面吧。

下午我再去逛了一次沃爾瑪,最後也只買了兩包可以分享的零食就回家,進門時Liya和四四都在,她們坐在沙發上,Liya還很賢惠的在幫忙折著床套。蝦寶已經回家去了,今晚房間裡也不再有蝦寶,想起昨晚還跟她道謝也道別了,今晚沒有她的聲音應該挺不習慣吧。

回來時差不多四點了,雖然早餐吃得太飽完全不餓但總覺得該吃些什麼,於是又沒啥創意的再煮了碗簡易ABC湯下肚。與上海意外邂逅的日子,感覺仿彿是把一些馬裏西亞的生活點滴給搬了過來,但那心情、那感覺卻完全不同,這裡除了遺失護照以外的境遇,都太美好,覺得時間太快,竟然默默倒數兩天了,今天很多舍友都回家去了,整棟房子忽然變得好安靜,有點不習慣。不過碰上了另一位房東,她在清掃著房子,為人比較低調的她與蝦寶合租了整棟房子,但卻不住這裏,現在正念著研究所。不過,我們倒沒有太多交談的機會,因為昨晚熱水器壞了,今天都還沒修好,在這冷冷的天氣如何受得了,因為人很多得錯開洗澡時間,習慣很早洗澡的我開口問了她,想說要真修不好我現在就洗,免得越晚越冷是吧。

“熱水器今天能修好嗎?”

她露出有點不安的表情,然後過了許久才開始打電話給維修人員。

“不好意思,維修人員兩小時後會來修哦,因為今天周末他得去很多家維修。”
“哦,好的。”

還好晚上,維修人員真來修了,他檢查了好久,卻在最後一刻,向房東拋下了讓全屋子裏的人雖頭冒驚嘆號卻默不作聲的消息。

“修得怎麽樣啊?”
“裏頭有個零件壞了,今天修不好啊,得等到明天。”

就這樣,我今晚洗了一個冷水澡,頭都沒敢洗的,冷死了。其實有些舍友昨天都沒洗澡,加上今天的話,根本是兩天沒洗澡了,還好昨天我早早就洗了個熱水澡。

今晚就要搭火車回家的四四,後來看我一個人呆在房間裡,默默走了進來。

“小姐姐,她們都找到房子要搬走了,想起以後回來大家都不在了就好難過。”
“沒關係,還有接下來會住進來的舍友啊。”
“但他們都不長住啊,有些只住一天,最多也是兩三天。”

四四和露露、迪哥是差不多時間一起住進來的,雖然時間不到一個月,但感情似乎還不錯,露露好像今早搬走了,迪哥似乎不久後也快搬到別的地方長住,據說她們當初只是暫時住在這裡,一邊在找著能長住一年的房子,據說因為很多屋主每年都會漲房租,在上海租房的房客每年搬一次是常態。

四四的性格很開朗外向,特別喜歡說話,也喜歡與人相處。

“當初露露住進來時,她很安靜,總是一個人坐在上鋪,那時候我就叫她出來一起呆著,漸漸的我們晚上都會窩在客廳間大夥兒一起說說話。我就是那種,公司裡有什麼不愉快的回來跟人家說一說隔天就沒事兒了,以後都不知道要跟誰說了呢。”

雖然我們也才認識幾天,但感覺認識好久了,因為四四總是會把心裡話說出來,她總讓我感覺像個很惹人疼的妹妹,其實也挺喜歡她的,可惜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對話,晚上都還沒來得及跟她道別,她就默默的離開了。

今晚有個很特別的人入住了,她住進了我睡的房間,蝦寶的床位在下舖,她就在上鋪,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我心裡其實有些忐忑。問了問才知道她是部隊的成員之一,她還出示了大頭照的證件給我看,說自己是屬狗的,今年三十幾了。

“不好意思,我有潔癖的,因為我從小就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長大,所以早都習慣了,我還自己帶床套過來了。”
“哦,那怎麼會想來住青旅啊?”

她住進來時,倒真的很認真的擦完房間裡的桌椅和床架,還使用了消毒藥水,我心想如果你有潔癖,應該不太適合住進人很多的青旅吧!

“我想來體驗學生時代的生活呀!來這裡好好生活幾天,回味一下。聽說你是馬來西亞人誒,我之前也到過吉隆坡半年幫我叔叔工作。”

“對啊,我因為遺失護照所以住進這裡,明天辦好護照後就要飛回去了。”

因為我當時也忙著收拾行李,所以也沒有很認真的跟她聊下去。今晚客廳裡沒什麼戲看了,因為房客少了,沒有了之前的熱鬧,我也很早就窩在被窩裡準備入睡。

今天是最後一個晚上了呢,雖然有些不捨得,但總不可能祈願明天領不到護照是吧,我想這一切都成了最好的安排。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十回

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天氣晴但降溫到近十二度

醒來時終於晚了些大概七點,早餐還是吃了豆漿麥片和梨子,今天又是另一個等待日,也沒給自己計劃什麼行程,剛好因為筆電壞了,決定拿到附近去送修,想起昨天走路回家時經過一棟有Acer門市的大廈,決定出外去碰碰運氣,試試能不能秒修好,畢竟沒有筆電的人生挺納悶的呢。想想如無意外的話,呆在上海的日子倒數三天了,看來也該好好的把握這裡的美食和美景是吧,於是我忽然想起之前堂弟介紹的早餐店健康大餅油條,他說那裡的油條和大餅特別好吃,我於是帶著筆電,先去早餐店嚐嚐大餅當作第二輪的增肥早餐,再到電腦維修店去問問。

20180414_092646

20180414_091430

健康當大餅油條店是24小時營業的,就在我要通往電腦銷售和維修大廈的國定路上,也是之前吃紫米飯糰的地方,但之前始終沒吃到它的招牌大餅,我點了個甜大餅,沒想到上桌時真的好大一塊,甜大餅的內陷裹著些麥芽糖,表層有黑白芝麻,老實說吃起來真的挺一般,還是飯糰好吃點,雖然最後我還是把它給吃完了。

慢慢走到電腦銷售和維修的那棟大廈,到的時候太早了,還沒等到大門開,門前就有一位貌似電腦銷售員的男子很積極的問我是不是要維修電腦,我說是,他說現在還沒開呀,就請我跟著一位阿姨從大廈旁的電梯上樓,我竟然想也沒想就跟著她搭電梯進入二樓的商場,其他店家確實都還沒開業,她繼續帶我走進一個有點昏暗的樓梯口,準備上樓時我開始止步了,心想該不會想耍我吧。阿姨看我停下腳步,讀懂了我心內的不安。

“這是員工走道,因為商場還沒開呢。”

就這樣,實在有些膽粗粗的跟著一個陌生人進入商場,好在我們真的來到了電子商城的三樓,阿姨的維修小檔落在手扶梯口,她一邊開檔一邊問我筆電的狀況。

“筆電怎麼啦?”
“開機後熒幕一片黑暗,雖然有聲音但是完全無法操作。”
“恩,我可以先幫你打開筆電,等那維修小子來了再請他來偵測看看。”
“維修需要多久呢?因為我挺急的要飛回馬來西亞了,我來查查,啊這保固期還有兩年的。”
“不可能啊,Acer的保固期通常都是一年,你什麼時候要拿?”
“今天吧。”

阿姨幫我拆開了筆電的螺絲,很快的另一位店員來了,他幫我偵測了筆電,說可能還需要深入的檢查一下,還不知道什麼狀況。

“那如果維修的話,費用是多少呢?”
“三四百塊吧!”

最後,我想了想覺得這樣送修實在沒什麼把握,身上現金也不多了,還是決定不讓他修了,但又不死心的走到樓下的Acer門市,店員說如果在保固期內的話得在購買的國家維修,好吧,心想只能這樣了,我只好暫時和筆電說掰掰了吧,回去再修吧,話說我對筆電的依賴真的挺重的,真是嚴重的文明病,但既然如此,就先當作週末休息吧。

回到青旅後,好多舍友都呆在家還有人在忙著做飯,我說了聲哈嘍你們都在啊,就默默走進寢室裡,一羊笑臉盈盈的跟著我走進來,她是住在青旅的舍友之一,人特別的開朗,為了實習住在這裡快一個月,有她在的地方總是特別熱鬧。

“中午要一起吃嗎?今天有人生日哦!”
“哦,真的嗎?好誒!”

在廚房裡做飯的是露露和闖哥,他們很自然的做著各自拿手的菜色,感覺上就像平常都有在做飯一樣,好熟練,我暗自感到興奮,心想天啊竟然有機會可以在上海吃到家常菜,想說住在這裡感覺好像天天都有驚喜,實在有點興奮也有點期待呢!

DSC_6695

20180414_125357

後來週六也加班的蝦寶(左二)回來了,飯菜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就等著Liya回來一起吃飯,但卻等了好久也不見她的人影,後來因為蝦寶得趕回公司上班,我們七個人就先開飯啦,飯桌上有闖哥(右二)做的香噴噴馬鈴薯炒臘腸、包菜炒牛肉;露露(右一)做的超滑嫩番茄炒蛋、娃娃菜午餐肉皮蛋上湯,還有碟蒸皮蛋小菜呢!這一頓飯吃得特別幸福,真的很有家的溫暖。對了,其實今天就是迪哥(中間)的生日哦,真是多虧她讓我有機會吃到這頓溫馨的午飯,感覺真棒!直到Liya一點也沒在搞神秘的領著一個85度C的蛋糕回來,還把蛋糕直接放在桌上,話說這可是過去大學生活在台北時常光顧的蛋糕店,沒想到上海也有呢!有溫馨午餐、有慶生會、有蛋糕,這些在青旅過的日子,實在是一天比一天還要精彩,感覺就像回到求學時期一樣,年輕了好幾回。

DSC_6721

其實我也挺宅的,下午都沒出門,因為這個地方實在太溫馨太舒服,根本捨不得離開啊。於是乎我又在這個臨時工作室寫了大半天的稿,雖然用的是手機,話說過去在熟悉的家裡和辦公室從來也不想用手機寫稿,但來到這裡即使手機也可以很快進入狀況,做事都能超專注超認真,真是人沒被逼到絕境就不會直到自己能達到怎樣的極限哈哈,直到晚上接近九點才有想吃晚餐的餓意,環境真能改變人生啊,看來我知道該如何設計未來的夢想房子了,絕不能少了這樣一個創作和發呆的空間。

20180414_204207

完成了在上海的某一回寫照之後,忽然好想吃饅頭,於是決定走到之前搭回江灣體育館地鐵站回家時經過的一間小店,這裡的地鐵站就像一個小商場,到處都是餐廳,還有一些生活用品店,不過賣的食物就是貴了些,但蝦寶說雖然貴但絕對是物有所值、品質保證,不會難吃,就看個人要求了。走去地鐵站還需要經過一小段戶外的路,此刻的天氣比起早上更冷了,我估計體感溫度可能有十度吧,還下起了毛毛雨,又冷又餓之下我速速走到哈爾濱小店買了個暖心麥片饅頭下肚,結果還是感覺好餓,再買了幾個煎餃來吃,美食真的很能療愈人心,而且這裡的煎餃實在好吃,裡頭的肉是新鮮的、外皮也是薄而帶酥,馬來西亞根本很難吃到這種口感,再沾上醋一起吃,感覺像活在天堂,想想剛好今天的心情大放晴,出境的證件總算有個著落,我再不是碰觸不到未來的人了,就覺得好感動,盡情吃吧。

隨意逛了逛地鐵站後我就回家去了,從地鐵站走到暖窩的路雖然很短,但真的超冷,其實我帶的外套也不太足夠,走出地鐵站就直接回家去,然後速速洗了個澡就鑽進被窩裡。

DSC_6758

DSC_6763

大約九點多,今天生日的舍友迪哥回來了,我們一屋子裡的人在客廳間幫迪哥小小慶祝了一下,話說後來我跟她略聊過據說畢業後工作都一年多了,距離十八歲該也有段距離了是吧,不過年年十八嘛,我下次生日也要買個十八歲的蠟燭給自己XD。

DSC_6779

 

DSC_6780

DSC_6786

慶生會結束後,我們一屋子裡的舍友和房東在我早上的工作室坐著隨性的說說話,聽著一羊(四四)講笑話,還有Liya的吉他聲、迪哥的歌聲,感覺真的好窩心,雖然和他們只是相識短短七天,有些舍友甚至只認識一兩天,感覺就像認識了好久,我想不只是因為蝦寶設計的空間,也因為Liya和迪哥的現場音樂還有彼此的歡笑聲,造就了一種奇特歡愉的凝聚力,這總讓我可以很自豪地跟關心我的朋友們說,放心吧,我在上海有個家!甚至都有點忘了當初自己來這裡,其實是因為遺失護照闖下了大禍,只能說是因禍得福是吧。

DSC_6770

真心喜歡蝦寶設計的空間,白天和夜晚是兩種不同氛圍,自稱女漢子、性格爽朗豪邁的她,看我拿起相機就毫不害臊的看了過來,就愛她這一份灑脫。我想我一定還會回來的,我跟蝦寶說,在未來的某一天,我一定帶朋友一起來玩,但絕不再是因為遺失護照而來就是了。

對了,入睡之前在台灣工作的老朋友瑋洋還捎來一通關心慰問的電話,話說原來他也曾經遺失過護照結果在重辦後又找回來,心想這難道是在告訴我其實遺失護照是很正常的事,以後再遺失也沒關係嗎哈哈,無論如何,當時冷得裹在被窩裡準備睡覺的我,真心覺得感動啊。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九回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天冷忽然下起暴雨

今早我又在六點多就自然醒了,隨意吃了豆漿麥片和蘋果,就拿著昨天領到的臨時護照和臨時住宿證明單,帶上申請表格去了出入境局,準備申請最後一關的簽證。

因為是流程的最後了,心情其實輕鬆許多,昨晚還跟堂弟約定了今天和他女友到校內食堂一起吃午餐,想說交完相關證件應該就沒事了。

去了入境局,我直接到16號窗口找他們的領導。

“我家裡有急事能請你幫忙以急件處理嗎?”
“你機票買了沒?禮拜幾的機票?”
“星期一下午。”
“不行,我們最快也要星期一下午四點半才可以取件,你去改機票吧。”
“如果星期一早上行嗎?”
“不行,星期一下午是最快了,你去改機票列印機票訂單再和所有文件一起交上來吧!”
“好吧。”

我當下立馬用Skyscanner把機票票價比了一回,問了邀請單位代辦的旅行社有關馬航的票價,因為遺失護照當下沒有立即通知馬航取消機位,所以機位已算是誤機了需要補誤機費用和改期費用,一共是920人民幣,和Skyscanner顯示最便宜的東方航空機票票價差不多,而且時間上又比較恰當,凌晨機、早上到也安全一點,於是決定委託旅行社幫忙預訂機票,借用了堂弟的支付寶付費,速速又到對面酒店把機票給印出來。

拿到16號窗口旁的詢問處窗口時,負責的年輕官員檢查了我繳交的文件,發現臨時住宿證明上的護照號碼是遺失的護照號碼,她請我再到派出所去重新申辦一張。此刻我一臉驚慌失措。

“但是我機票已經買了,一定得星期一拿到簽證。”
“這不可能,你星期四才能領。”
“但剛剛你們領導答應我星期一能辦好,還請我把機票印出來。”
“哪位領導,男的女的?”
“男的那一位。”

她回頭去問了問。

“你現在還是必須得去請派出所更改成新的護照號碼,你改了馬上再過來,我們還是星期一辦給你。”
“哦,好的,那我現在馬上去辦。”
“你等下直接過來這裡,我們午休到一點半哦!”

我說當初情急之下,警察在鍵入護照號碼時,還問了我是不是新護照裡所標識的舊護照號碼,我還說是,壓根兒不知道,原來臨時護照有新號碼,而號碼是以迷你白孔出現在本子上端的,實在非常神隱。

20180413_081959

20180413_162237

我立馬以跑馬拉鬆的速度直衝地鐵站,再從二號線一路狂奔向十號線轉乘至國權路站,心想這下沒辦法與堂弟和他女友一起吃飯,也沒辦法一起吃他推薦學校食堂裡的小籠包了,他剛剛還微信讓我十一點半在校園等他呢。

“我覺得我去不了了,有點問題,你們吃吧。可能明天才跟你們吃。”
“啊真的嗎你那邊什麼問題?”
“因為臨時住宿證明沒有登記到新護照號碼,現在又要回派出所去,登記了再回到出入境局。”
“好像重新走一遍。哈,明晚我不得空。”
“那你幾時的空再吃一次飯吧!怎麼可以不跟你女友吃到飯呢。”
“哈哈哈,我覺得禮拜或禮拜一晚上應該可以。”
“好的,沒問題!”

到了國權路站,我繼續跑了一段路,抵達五角場派出所時,看了看表,還好是十二點之前,我拿了號碼牌心急的等待著。輪到我的時候,窗口接待我的是一位女警員。

“我之前遺失護照申請了臨時住宿證明,但是護照號碼寫錯了,可以請你幫忙更改嗎,我有點緊急。”

我拿了臨時護照給她,她從電腦裡打開資料庫,嘗試在資料庫裡更改我的護照號碼,但此時電腦卻響起了出錯的聲音。

“我可沒有權限幫你改呀。之前幫你處理的是哪一位,男的女的呀?”
“是男的,坐在那個窗口的。”
我指向最角落的窗口,此刻的窗口沒有坐著任何人。

她回頭去問了後面的女警員。

“你等到一點半再回來讓他處理吧!我改不了。”
“現在不能先幫我改嗎?我有點急,出入境局請我改了馬上拿過去申請簽證。”
“沒辦法啊,你得等他回來才能幫你改。先去吃飯再回來吧!等下我讓他先處理你的。”
“那我就坐在這裡等他回來吧!”

女警員也就沒再理我,此刻的我實在坐立難安,最後決定出門去吃個午餐,找來找去也沒想吃的,最後到對面去印了剛剛請旅行社幫忙更改了護照號碼的機票,又回到了窗口前空等待。直到一點半,我拼命左望右望,窗口卻始終沒人回來,最後受不了便站起來問了問那位女警員。

“我現在能更改護照號碼了嗎?”

女警員又回頭問了後邊的女警員。

“他今天休假啊,我剛不是說了嗎?”

女警員開始有些內疚的替我打了通電話給另一位警員。

“你再等個十五分鐘,那位警員在外出勤,十五分鐘才會回來。”

我看著手錶心底超著急,但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繼續等待,心裡默默盤算著待會兒還是打滴(搭德士)過去出入境局吧,直到女警員交班準備離開。

“我等下找的是男警員嗎?”
“對的,年輕的那一位,戴眼鏡的,你不用找他,他會來找你的。”

真等了足足十五分鐘,一位男警員回來了,但他卻一點也沒有想要理我的意思。我心想大概就是他了。

“是你可以幫我更改護照號碼嗎?”
“是啊,這就幫你辦了啊。”

他連我的護照都沒拿,我心想他要如何幫我辦啊,忍著一肚子氣把新護照拿給他,他愛理不理的拿了我的新護照,打開電腦資料庫,此時卻又再次出現剛剛的出錯聲。

“我也改不了啊。”

這簡直讓我快瘋掉了。

“那你幫我辦一張新的吧!我急著得今天拿到入境局去申請簽證的。”
“開據證明得由他來處理。”

他把我扔給隔壁還在處理他人住宿證明的男警員,那位警員卻說你得再等十分鐘,我處理完這個才能幫你。

“不行,能請其他人幫忙嗎?”
“你讓他幫你辦吧!”

他又把矛頭給指向了身後的一位男警員,終於這位警員打開了電腦資料庫,敷衍的幫我重新辦一張臨時住宿證明,我還千交代萬交代一定得寫上新的臨時護照號碼。

20180413_155433

波折重重的領到臨時住宿證明後,我打開了這幾天替我指引路線的高德地圖(應用程式),準備用它的打滴功能搭德士過去,填了電話號碼卻還是無法使用,當下我只好再次不顧形象的跑向稍有些距離的地鐵站,再花了一小時搭地鐵衝向上海科技館站的入境局。

從一樓跑向三樓的接待窗口時,我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見了剛剛負責的年輕女警員。

“我來了,這些是申請簽證的文件。”
“哦,是你啊。”

心裡默默祈禱,但願申請的文件別再有什麼差錯了吧。

“好的,你到旁邊那個窗口去吧!”

女警員帶我到另一端的窗口,跟另一位警員稍微交代了一下,他很快的開了張單據給我。

“星期一下午四點半過來,到一樓大廳付費後取件吧!”
“好的,謝謝你!”

我超級感動的拿著申請簽證的單據,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那時候差不多是下午四點,我坐在等待區讓自己喘口氣,心想還好他們履行了承諾。

待心情緩和之後,我慢慢地搭著地鐵回到我入住青年旅舍的江灣體育場站,心想待會兒再到之前吃蔥油拌麵的麵店好好來一頓午晚餐吧!走出地鐵站時,卻忽然下起了大雨,雖然距離麵店還有一段路,我心裡卻執意要到那裡去吃麵,於是任性的冒著大雨直奔麵店,抵達麵店鞋子也濕得差不多,但那當下我也只想著吃些東西暖暖胃。

“除了蔥油拌麵其他都是湯的嗎?”
“你只想吃乾麵嗎?吃辣嗎?可以試試點蔥油拌麵再加些辣肉澆頭啊。”
“恩,還是來碗蔥油拌麵加青菜和煎蛋吧!”

20180413_171154

就這樣,我沒敢嚐新的點了之前試過的蔥油拌麵,這一次盛上桌的蔥油拌麵特別香特別溫暖,因為阿姨還多遞上了一碗紫菜湯,我一口一口的慢慢吃著蔥油拌麵,這裡的麵條因為是手工麵所以別好吃,那一種幸福感也實在是前所未有的。

20180413_184008

吃完準備回家時,外頭下的雨更大了,撐著傘走回家,因為雨太大路上根本沒什麼人,但我還是執意的繼續走回去,直到回家時全身也濕透了,但這感覺再糟糕也比不上不見護照那一刻糟糕了,所以一切還好,我立馬上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臨睡前開了瓶之前買了卻沒心情喝的青島啤酒來喝,這感覺真好呢,今天總算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八回

2018年4月12日 星期四 天冷帶有些毛毛雨

早上醒來時依然是鬧鐘未響的六點多,一顆梨子下肚之後,我泡了杯昨天在沃爾瑪超市買的豆漿和麥片當暖胃早餐,然後背上筆電,盤算著去了附近派出所後可以直接帶筆電出發到馬來西亞大使館邊辦公邊等護照辦好。

跟著高德地圖(房東蝦寶推薦的實用地圖)來到附近派出所想申請暫時住宿證明,拿著地址給警察看,結果他說我找錯了地方,得到五角場派出所去申請,於是我又繼續走了一段路到五角場派出所去,我把昨天在包裹上拍的住址出示給負責警察說想申請臨時住宿證明,他一臉嚴肅。

“我遺失了護照,現在住朋友家,想申請臨時住宿證明。”

“你申請臨時住宿證明得用臨時護照和戶口本啊不然怎麼申請”

“我臨時護照還沒拿啊,而且也沒有戶口本,能不能先申請呢?”

“當然不能,你一定要拿臨時護照過來,再把戶口本或是合同一起帶過來。”

我沒有繼續哀求,認命的離開派出所,跟蝦寶要了戶口本,她卻說自己也是租房的沒有戶口本,只有租房合同,我說沒關係那至少還有個證明,我明說的告訴了剛剛警察的要求,請她中午借我合同去申請臨時住宿證明,還好她欣然答應了,謝天謝地自己碰上了個好房東。

20180412_102849

20180412_102906

20180412_102858

20180412_104025

所以我臨時決定還是先走回家去等房東回家吧。一路上繞過綠樹成蔭的街道,還繞進了菜市場看看,這裡菜市場還算挺乾淨的。我最後走到了之前吃蔥油拌面的麵店,這次很果斷的打包了南瓜粥和青菜,想說待會兒回家當午餐吃了再出發吧。

回家後,我拿出剛剛帶出門卻沒用著的筆電,準備繼續寫稿,拿出電腦開機時,天啊!為啥熒幕遲遲都不願出現!驚呆了!難道我的筆電在這種時候壞了嗎,實在是一整個狀況連連的。關了又開開了又關,筆電只有開機聲屏幕上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最後我放棄了,又再一次的認命,我說老天可能是太疼我讓我歇歇別再寫稿了是吧。這下可好了,我筆電裡還有些重要照片呢,有點納悶又有點無語,還有一版餐廳採訪稿沒完成呢。

20180412_114950

此刻又實在閒不下來,午餐時間未到餓都還沒餓就把剛剛的南瓜粥給吃了一半,然後蝦寶回來了,有點不安卻也沒辦法的給我遞上了租房合同,我跟她保證過兩天辦完了一定會還給她,她才安心的吃飯去了,而我決定還是早點出發到大使館去吧。

在搭地鐵往大使館的漫漫長路上,想起之前有把新聞稿帶上,於是開始用手機寫著稿子,在上海這個人多保安也多雖然遺失了護照仍然感覺挺安全的地方,貌似哪裡都適合化作我的辦公室。

到站後我心跳很快的搭電梯到九樓的大使館,辦公室的燈是暗的,問了問裡邊的人他們說現在是休息時間,負責官員一點半才回來。

於是我陷入了等待中,繼續寫那一版稿件,直到一點半那人才幫我把臨時護照申請的憑證拿給久久未出現的官員,昨天那位女官員終於出來到窗口前了,她一臉淡定且和藹。

“我剛剛打電話給你卻沒接通,我們早上就辦好了可以讓你拿了。”

心底白眼了一下,不是妳叫我四點來拿的嗎,心想昨天自己忘記把新的電話號碼給填下去了。

“真的哦?很早就辦好了嗎?”

“大概十一點多吧,不過沒關係你也不會太晚。”

還好我沒有依她所述的時間來取件,否則大概又得拖一天了是吧。

拿了臨時護照我心底還在猶豫該先去比較近的交通部出入境局還是去比較遠的五角場派出所申請臨時住宿證明,最後決定還是到就近的入境局去吧。我依照上次出入境局官員給我的出入境辦證流程,在入境局一樓拍了電子照片,再印了蝦寶的租房合同,就急著去辦理簽證的窗口。

又是那位之前接待我的官員。我把臨時護照拿了給他,給了他蝦寶的合同和臨時護照,想說碰碰運氣說不定能直接申請呢。

“你得拿臨時護照去派出所申請臨時住宿證明啊。照片拍了沒?”

“剛剛拍了,這是收據。”

“你拿這收據到那台機器去列印簽證申請表,填了表格,申請了臨時住宿證明,估計你也只能明天再過來了。”

“能不能用這張合同副本呢,拜託你我有點急呢。”

“不能,你一定的申請臨時住宿證明啊,不然沒法幫你申請簽證的。”

“哦,好吧。謝謝你,那我明天一大早就過來。”

“你早上來時我同事會在這裡你請她幫你辦吧,真著急就到16號窗口找我們的領導說一聲吧!”

我於是速速搭地鐵飛奔到五角場的派出所,拿了合同正本和副本見了昨天那位警察。

“我遺失護照住在朋友家,想申請臨時住宿證明。”

“這是合同丫,你沒有戶口本怎麼申請呢?” (非常凶神惡煞的口吻)

“朋友也是租房的,她只有租房合同啊,拜託你幫幫忙吧,我家裡有急事呢。”

“不行,你得拿你的戶口本過來才能申請。”

此刻我淚都給飆出來了,情緒完全失控,沒辦法之下只能苦苦哀求那位警察。

“拜託你幫我申請好嗎,我外婆在家病危,真的急著得回去。”

他看我淚流滿面好像有點嚇著了,然後沒再說話,把我的臨時護照拿過去填上了一些資料,再確認了我的護照號碼,三分鐘內替我開具了臨時住宿證明。

這是我第二次哭了,雖然一直說服自己樂觀的面對但過程中無止境的低聲下氣和遭遇的重重阻礙,真的讓人無比難受。拿了臨時住宿證明,看看手錶已經快五點,出入境局關了,接下來沒戲了,我坐在派出所的等候區稍微平復了情緒之後,再慢慢的走路回家。

其實今天還算是值得慶祝的一天,因為我領到了臨時護照,辦證過程終於有了進度,雖然被大罵了一頓。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我決定去吃頓晚餐犒賞自己,雖然一點也不餓。

20180412_175018

20180412_175043

走入了之前堂弟推薦的健康燒餅油條早餐店,猶豫很久才決定點了個甜飯糰。這裡的餐點是自取的,我打開用鋁箔紙包裹、熱乎乎的飯糰,竟然驚喜發現是個紫米飯糰,這可是我過去留學台灣時最愛吃的食物之一,打開飯糰,裡頭還包裹著肉鬆和油條,天啊好開心,心想再肥也值得。

我的情緒就這樣也太容易滿足的得到了安撫,吃了一半的飯糰後飽了又把另一半飯糰給帶回家,想說當明天早餐吧。

回家時,幾個屋友都在客廳裡敲打著筆電鍵盤和低頭按手機,我著急的再試試把筆電開機,結果熒幕依然是暗的,想想接下來有時間的話再拿到附近去維修吧。

洗了個熱水澡之後我坐在沙發上繼續處理未完成的稿,再拜託同事幫我整理手機無法處理的部分,過程中,屋友一羊煮了麵吃,來自南京的她在這兒長期租房,其他人都叫她四四,這裡的人真是特別愛給人取綽號。她目前在廣告公司實習,很熱心也很愛說話,有她在的地方總是特別熱鬧也特別的有趣,雖然她總是會說一些很廢的笑話,雖然回家時常會抱怨自己被實習單位欺負,但卻實在個很討人歡心的孩子,跟她說話其實挺療愈的。

那碗面香味真的太誘人,於是我最後也按捺不住的把另一半飯糰給吃掉了,雖然時間已經差不多快晚上九點,人在國外總是有各種戒不了口的理由啊。但今天飽得特別幸福,至少這一路還是撐下去了,而且每一次辦證無論再多阻撓,回家仍然變成是件有趣的事,一點寂寞的感覺也沒有,雖然這感覺大概也只能多維持幾天吧。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七回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天晴陽光少

今天還是醒得很早,大約六點多。我清掉最後一個黑米饅頭,再來杯黑咖啡,然後又繼續寫稿。

一直陸續有人敲門,快遞送來了好多包裹,這裡的房客真是特別喜歡網購,才一個早上就代收了成山的包裹。

大約十點又有人敲門了,我原以為是快遞,沒想到開門的是兩位男子,他們拿著我的護照副本,問我是不是遺失了護照住在這裡,我點頭說是啊,還連珠帶炮說了我遺失護照的過程和可能丟失的地點,他們一臉嚴肅的說這你都寫在裡頭了啊(手上拿著我之前填申請單的副本)不必解釋,我就想證明我沒在說謊嘛。後來我開始回想起昨天,天啊,他們也太認真在查了吧,還好昨天有去更改地址,不然他們找不到我是不是又得繼續拖下去了,真得感謝我有那麼急躁的家人呀。

接著我開始準備食材煮起ABC湯作午餐,此時Liya回來了,她在廚房做了飯,中午房東也午休回來,我和她們一起混桌吃了午餐後,微信響了,是堂弟。

“負責人說你的遺失證明辦好了可以去領了,下午五點關門。”
“太好了,謝謝你。”

20180408_084821

20180408_084740

20180408_084805

這絕對比我預期的更早了,因為那位官員說可能得等到星期四才取件呢。我又飛奔到上海科技館站的出入境局去,這條路感覺就像是我在上海去上班的路,熟悉得已經完全不需要用腦。

到了出入境局,我拿了遺失護照的證明單子,那位官員忽然很敷衍地跟我說,你得在拿到臨時護照後申請臨時住宿證明、拍了證件照、填了簽證表格後再交上來。

我想也沒想就先搭地鐵飛奔到伊犁路站的馬來西亞大使館去,深怕大使館關門了,搭地鐵的途中微信響了,是同事芷蕾的信息。

“你还回不来吧,我看你一直在换民宿,你需要去我朋友那吗,我朋友是女生,也在复旦大学。”

“她那裡會有多的住宿嗎? 我覺得我可能不換了,因為一直換來換去,警察會找不到我。”
“她叫寶靈,我跟她說了,你可以聯繫她看看再斟酌吧!”

後來芷蕾熱心的把我拉進微信群組,把我介紹給了寶靈,寶靈也很熱心的跟我說可以申請家屬住宿,再建議我綁定一個微信支付,方便騎腳車和交易時付款使用。(話說我在上海這幾天可是異類呢,身邊人都用支付寶或微信付款,只有我在用著現金)但我想了想也沒這個必要,因為綁定一個微信還需要中國的銀行戶口,不用那麼麻煩了。

“如果预计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可以先办一张中国电话卡。我们宿舍楼下以前是有卖不需要护照登记的电话卡,我可以帮你问问。”

“好的,那要麻煩你幫忙問問,這電話卡我還真的需要。”

後來寶靈真的成功幫我辦了一張電話卡,於是我約了她晚上見面,她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吃肉骨茶,我說好啊,心想好開心可以認識留學復旦的碩士朋友,還有肉骨茶吃真幸福。

來到大使館時,還好門沒關上,負責的馬來女官員認出我,她其實挺友善的,我繳了臨時護照的三張申請表、兩張剛好隨身攜帶的證件照和130人民幣。

“星期五早上取件行嗎?”
“不行,我有點急,明天早上行嗎?”
“明天下午四點來拿吧!”
“恩,那我提早過來這裡等你們辦好吧!”
“那你吃了午餐才來哦,因為我們早上還會有很多證件要處理。”

這絕對還是比我預期早了些,我原本還擔心臨時護照又需要三個工作天呢,還好明天就可以取件,心裡也感覺舒坦一些。

於是我有點興奮搭上不需要轉地鐵線的10號線到五角場站,途中主編美貞捎來了信息。

“人事部说可以请特别事假,所以放心在那里办事,不用担心公司的事。 任何付费都先看清楚,别慌了。”

這下我淚都開始在眼中打滾 ,很感動,也特別感恩,主編的信息讓我放下了心中另一顆石頭。

接著我想起出入境官員的囑咐,於是微信給了蝦寶。

“蝦寶,不好意思,想請問你那裡方便給我一份租房證明單的副本嗎? 因為我辦出入境的負責單位 需要我出示暫時住宿的證明。”

20180411_181134

20180411_181108

蝦寶沒有回復,我去了復旦大學邯鄲路校區的留學生宿舍,終於和寶靈見了面。

20180411_181124

潛入了她的宿舍單人房間,除了香噴噴的肉骨茶香味,沒想到她宿舍那麼熱鬧,都是在復旦大學念碩士和博士的馬來西亞人和一位泰國人。

20180411_183044

20180411_183123

在這裡吃了一頓超溫馨搭配青木瓜沙拉的肉骨茶餐,認識了這群碩士生們,他們大部分在這裡都是學費生活費和住宿費全免,和我堂弟一樣,都不需要領零用錢呢,因為中國這些名校為了排名都給留學生免費教育,我說未免也太幸福了吧,不如我也申請來這裡吧。(還真有在認真考慮哦)

寶靈把電話卡交給我之後,說我可以用了再還給她,因為她家人月底會來玩,我只要付打電話的錢給她就行。心底很感恩,因為我們明明才剛認識,她卻願意無條件幫助我,瞬間感覺自己命有點好。

晚上入睡之前,蝦寶加班回來了,她沒直接給我租房證明。

“你跟他說你住在朋友家吧!”

我說好吧,她可能也擔心會有什麼麻煩事吧。一切就等明天看看警察怎麼說吧,心底盤算著明晚要走到附近派出所的路線。

今天的一切還算是充實的,至少辦證流程有了進度,而且比預期快了一天,又結識了很棒的人,日子真的是一天比一天過得還精彩,雖然還不確定什麼時候離開,但竟然有點捨不得離開了呢。

上海流浪冒險雜記 第六回

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 天气凉爽有暖阳

我不急不躁的弄熱了前幾天在小區超市買的黑米饅頭,再來一杯黑咖啡和蘋果下肚。

今天又是一個美好的寫稿日,我再次把客廳化作工作室,開了筆電準備趕稿,看著迫在眉睫的截稿日心還真有點慌,心底羅列著今天該完成的待辦事項。

20180409_214709

敲著鍵盤鍵,日本留學回來的屋友醒了,他這人特別認真,骨子裡根本就是個日本人,想起昨天晚上屋友們只是聊起他學過的劍道讓他來展示展示,他就超認真的套上了劍道服裝揮了幾把劍。他很客氣的走到客廳,一臉不知所措,於是我就請他別客氣可以坐在客廳的辦公桌上,他開了筆電好像在玩遊戲,用了昨天路旁買的變壓器發現不能用覺得很無奈,我於是借了我的變壓器給他。不一會兒他看著我全神貫注的敲鍵盤心中貌似有些不安。

“看你在做事兒我沒在幹嘛感覺好像不太好。”

後來他決定到附近的沃爾瑪去買了變壓器,回來時開始唉聲歎氣。

“我剛剛遇上一個銷售員因為被警察阻攔結果和警察吵了起來,想去勸架卻被銷售員罵了一頓,我說警察只是奉公行事他怎麼能這樣對警察呢。”

“你可能呆在日本太久了,不適應這裡,就別放在心上吧。”

後來他想著想著就突然流下眼淚,接著又溜出一堆日語,然後沒有說話。

我也不知道如何應對,乾脆也就不說話了。心想這孩子四年以來呆在日本都沒回家,忽然回來也難怪會有那麼大的衝擊,就讓他慢慢適應吧。

“這是日本的五元錢幣,是到神社祈禱時可以投的。”

他給了我一枚五元錢幣,於是我也遞給他枚馬幣五十仙,他又開始不好意思的再給我個十元的日元錢幣。

“我不知道馬幣幣值值多少,如果價值太高可就不好了,這十元你拿去吧,反正我也沒用了。”

“你還會回去日本嗎?”

“絕不回去了。”

“為什麼呢?”

“不喜歡那裡。”

他不喜歡那裡竟然可以一呆就呆了四年沒回家還真讓人驚訝。中午十二點之後他領著大包小包離開了,準備搭火車回家,真又是人生一大奇聞呢。
下午寫稿寫得有些納悶,我決定還是出去走一走解解悶。於是我走路到一間酸辣粉店吃了碗桂林米線,然後再到沃爾瑪超市買些水果青菜和麥片,這幾天吃外食久了開始膩了,其實有點想念自己煮的飯了,最重要是比較省錢啊。
逛得正起勁時whatsapp群組嚮了,媽媽問我證件處理好了沒,我說在等著電話還沒呢。因為沒有證件根本辦不了電話卡,我其實留下了堂弟的號碼請他幫我留意,媽媽說現在年輕人啊都不接電話,千交代萬交代我要提醒堂弟記得接電話,我急著問了堂弟他卻說沒接到電話,曾留學中國的大姐夫說這事兒要催的,一定要打電話去問啊,但我又沒號碼怎麼打 ,此時身邊又沒一個屋友在,於是我卸下買好的蔬果,急匆匆飛奔到上海公安部出入境局去,見了之前的負責官員,他還認得我。

“不是跟你說好了會打電話給你嗎?”

我早有預料他會這麼說,但我想說今天來算是再帶點誠意來催催他吧,不然他以為我開玩笑呢。然後此刻忽然想起我之前寫的地址不是現居地址,萬一真的找上門找不著怎辦,該跟他說我換了住址吧。

這位官員雖然說話很官腔,但在我三番四次煩他之後還是挺願意幫助我,他幫我撥電話給負責單位更換了暫住地址,讓他們優先處理,然後請我繼續回家等電話。

其實這結果和我預期的差不多。

回去之後已是傍晚,我繼續寫著稿,直到晚上屋友們一個個都陸續回來,我們開始在客廳寒暄,一位95年的美籍華人Liya也來了,她是前房客,因為找到打工換宿的地方而選擇離開這裡,但不時還是會回來看看,跟房東蝦寶感情挺好的,下午偶爾還會做飯給她吃。

20180414_142725

其實我很喜歡這女孩,她是獨生女,自學過法語,很有自己的個性,夜深了以後,還會在客廳彈起自學的吉他來,然後哼唱起讓人心醉的抒情廣東歌。

這一天雖然沒有成功取得護照遺失的證明文件,但過得還算不錯,我想其實是挺美好的吧,但,天啊,我的稿都還沒完成。